​老人去世后,消失20多年的养女为何突然现身

2021-09-15 17:22:27    来源: 湖州晚报

分享到:


  一边是对岳父悉心照料二十多年的上门女婿,一边是对养父不尽赡养义务的养女。那么,临终老人遗产该如何分配?近日,吴兴法院就调解了这么一起遗产纠纷案件。


  事情要从1964年说起,当时没有孩子的闵老伯收养了2岁的金某,之后就像对待亲生子女般将她抚养长大。


  陈某与金某结婚后,做了上门女婿,生育女儿闵小甲(化名)。因为感情不和,没多久金某就和陈某离了婚,还离家而去,从此杳无音信。


  陈某不忍闵老伯一人孤单生活,带着女儿留了下来。后来,陈某与汤某再婚,生育儿子闵小乙(化名),家里家外均由陈某、汤某夫妇辛劳操持。


  闵老伯临终前立下遗嘱:“我今年83岁。我逝世后,我的所有房地家产、结余钱物等均由陈某、汤某夫妻二人继承,其他人分文不得继承……”其中,“所有房地家产”指的是位于织里镇的两套各200多平方米的拆迁安置房。


  2020年,闵老伯病逝,陈某继承了遗产。可就在这时,20多年未露面的金某出现了,要求分割闵老伯遗产。遭陈某拒绝后,金某诉至法院。


  开庭前,陈某向法院提交了闵老伯留下的遗嘱。法院查明,遗嘱上老人只按了手印,没有签字,且遗嘱订立时虽有2名见证人签字,但其中1名并未在场,而是陈某将遗嘱拿去给他签的,因此该遗嘱存在瑕疵,法院不予认定。


  法庭上,金某说,“2岁那年我就和养父一起生活,我是他唯一的亲人,也是他唯一的法定继承人。我离家多年只是因为你我缘尽,不代表我对养父情薄。”


  陈某反驳道,“你离家后再也没露面,20多年来父亲一直与我朝夕为伴,家里的琐事、父亲的衣食住行都是我照料。我不是贪图父亲留下的遗产,只是你的做法太让人心寒!”


  为全面了解情况,法官决定实地走访。在闵老伯一生未离开的村庄,法官向闵老伯的亲属、邻居详细打听三人的情况,又多次走访村委会了解更多细节,结合证人、村委会成员的证言后查明:陈某尽了主要赡养义务,金某没有。


  陈某刚入赘时,双方家里都很穷,但陈某很勤劳,也很负责任。金某离家后,闵老伯的生活起居均由陈某、汤某承担。更令法官动容的是,闵老伯身体一向不好,在金某离家后先后经历了4次大手术,但陈某靠着省吃俭用扛下了高昂的手术费,帮全家渡过一次次难关。而闵老伯也早已将陈某视作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
  实地调查后,法官组织双方进行调解。由于当事人身份的特殊性,法官邀请村委会成员一起参与调解。


  最终,在法院与村委的共同努力下,案子成功调解,金某同意放弃闵老伯的遗产继承,陈某适当给予金某闵老伯相关遗产补偿款。


通讯员:杨妍妍

记者:王艳琦 

编辑:施璇

责编:高玥飞



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湖州日报”“湖州晚报”“湖州发布”和“湖州在线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72-2069513(传真)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电话:0572-2399185| 举报邮箱:hzzxjbyx@163.com| 湖州市网络警察报警平台| 湖州在线违法和不良信息受理处置办法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100 浙新办许可证编号:0052 网站备案号:浙B2-20060146-1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7217

版权所有 2003-2021 湖州智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5910200000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