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州荣获特等奖!快来看看这份获奖名单

2021-10-11 18:49:41    来源: 湖州生态环境

分享到:

生物多样性保护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高级阶段。


为展示浙江省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情况和保护成效,大力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和绿色发展理念,助力《生物多样性公约》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,浙江省生态环境厅联合浙江日报报业集团,在全省开展了“保护生物多样性 共建美丽浙江”有奖征集评选活动。


根据省生态环境厅的统一部署,湖州市生态环境局积极参与“保护生物多样性 共建美丽浙江”有奖征集评选活动,推动全市生态环境系统干部职工和社会公众广泛参与COP15主题宣传口号、征文和短视频等征集活动,充分反映湖州市生态保护修复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及利用开展情况、典型案例、丰富成果、典型人物事迹等。


经评选,湖州市推报的征文《下渚湖印象》获得全省唯一的征文组特等奖,《安吉:画卷里的中国乡村》获征文组三等奖;口号“地球生物万万千,守护家园千千万”“生物不需要你为它,减少竞争对手”等获口号组金点子奖;湖州市生态环境局安吉分局获优秀组织奖。



下面我们一起来欣赏,征文特等奖获奖作品。


《下渚湖印象》

作者:黄阔登


湖州市德清,一座水韵风华的城市,美。


有人说,湿地是一座城市的福气。这样说来,德清是福气满满的,因为它拥有江南最大的天然湿地——下渚湖湿地。



碧水盈盈,绿岛缀落其间;密树交柯,竹影婆娑,芦荡幽幽,芰荷迭迭;木亭竹楼,疏落有致,古朴拙雅……四处更有鸥鹭蹁跹。这方天地,可谓野趣与雅情相融共生。从第一眼伊始,下渚湖湿地,就似一壶经年酿造的佳酿,让我慢慢地醉。


用一个简单的“美“字,又怎将下渚湖的灵气与风雅简而概之,那处处仪态万方、风韵无限的湿地美景,诗辞难尽咏。


2019年,在德清采风,时间较久,从初春至深秋。采风的日子里,我总喜欢到下渚湖散心,在它举步皆景的怀抱中,美了眼,醉了心。


下渚湖,既有迢荡旷放的豪迈之气,亦有波澜不惊的空灵洒脱之美。其湿地之域,少雕凿,以天然之态,引人入胜。湖泊与湿地,豪迈里透着灵秀,灵秀中更是蕴着雅逸,总之,其风情野性与恬媚交融得无间无隙。


与下渚湖初相逢,是三月。


初春,主角自然是那如云似烟的湖畔杨柳,但此时的芦苇也不甘寂寞,要与嫩柳争春,芦芽拔节的声音似可听闻。那新吐的芦芽与乍绿的柳丝,遥相呼应,共沐春风。


“芦笋齐抽碧玉簪,柳垂长线水拖蓝”,因之绿柳,因之芦芽,人们看到了春天前进的脚步。再加上那戏水的野花鸭,一幅“风柳疏疏数点鸭,半城新水长芦芽”的下渚湖春景,就这般水灵灵、活泼泼地展现在世人眼前。


再过一段时日,芦苇的声势便浩大起来。它们密密丛生,葱绿青亮,像自由的精灵,蓬蓬勃勃地纵横于湿地中,随处可见。微风过处,一片片青碧油亮的芦苇刷刷作响,如歌似咏。


说来也奇,无数芦苇,彼此相依、根柢相连,生得密密匝匝,却并不显拥挤,看似杂乱无章,于无序中又呈现出有序的律动,好似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牵引……芦苇是内敛的,尽管大片的芦苇结成了荡,具备了一种千军万马般的壮阔,却并无恣睢和嚣张之气,呈现出的姿貌,静谧,和谐,是那般的适可而止,并不咄咄逼人。


登上苇丛深处的观景塔,纵目四望,心舒眸悦。只见无数的湖汊一个连着一个,圆润饱满处,像花季少女的笑脸,明朗、纯洁,美丽;蜿蜒处,像窈窕淑女的曲线,神秘、温柔、诱人。这些被水生植物簇拥的湖汊,盈盈润润,婀娜生姿。它们到底蕴藏了多少妩媚和柔情,谁也说不清,只惹得人心澜点点,欲诗欲绘。


岛屿沙渚土墩不少,遍布湖荡,据说有600余座。湿地中,那些大小小小的岛,恰似在水一方的伊人,它们在静静地等着爱慕者“溯游从之”。最大的是三号岛。


春日里,三号岛的那片油菜花海,是胜日寻芳的好去处。


油菜地沐浴着润朗的春阳,挥洒出泱泱的金黄,饱满,耀眼,犹似金色地毯铺展在岛上。金色岛屿生出满当当的祥瑞之气,予人一种无可言状的喜悦之感。


岛边沿的油菜花,倒映在湖面上,在春风的吹拂下,岛上的油菜花与旖旎在水中的花影儿倒也相得益彰,它们随着风儿节奏,一起欢跃地舞着。一时,无处不的金色光影,混沌了油菜花的具体形象,这番画面,印象派韵味十足呢。


疏疏几株桃树,花开正艳。近观,朵朵桃花,在嫩绿新叶的衬托下,娇美得如美丽脱尘的及笄少女,欲语含羞,红润柔和与世无争,惹人凝眸无语,情思缱绻。湖水碧青,桃花粉艳,油菜金灿……倒又是一番可诗可绘的意境哩。


有风吹过,油菜花田漾起的浩荡金波,交叠成夺目耀眼的金浪,随之卷起无数金色漩涡,那般汪洋恣肆,让人真想跳入这金光潋滟的花海,扬臂蹬腿尽情遨游一番。


行走岛上,徜徉花海里,目光的每一处移动,都是在油菜花的海洋里徜徉;呼吸的每一回翕张,都是在油菜花的海洋里起落……每一缕微风,都夹杂着油菜花的气息,俯首侧耳,似乎可闻它们的窃窃私语。钻进花丛,那花枝亲亲密密地吻上人的脸颊,簇簇光滑的花瓣儿,就像刚出浴的少女的肌肤一样柔润。凑近花蕊,舔一舔,呵,有丝丝的甜味。


花事之盛,自然招蜂引蝶。毛绒绒的小蜜蜂,有的在花簇间轻灵灵地穿梭着,嗡嗡吟唱,有的腿上已裹满金艳艳的花粉团,正奋力起飞,发出悦耳的振翅声。它们忙得头也不抬,因为小精灵们知道,花期不能错过,春天不能错过。


而人们,或用相机记录下金色的海洋,或是用漫步去感受无边花海的美,抑或独自欣赏那一片金色花浪……更有人抑止不住胸中愉悦之情的肆意蔓延,像个乡间顽童,疾速飞步于菜花摇曳的海洋里,无忧无虑,欢呼雀跃着,让欢乐撒落一地。大家将目光和心情一起放归自然,不论是静还是动,每个人脸庞上都流溢着快乐的波光,名副其实的“幸福得像花儿一样”。


或许,只有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时候,我们骨子里的那份本真才会悄然回归,领略到“物我两忘心境宽”的豁达。


到了初夏时节,成片的莲荷,又为下渚湖平添别样风情。



水中荷叶,娇娇似玉雕,像一把把碧绿的团扇,有的轻浮于水面,有的亭立在碧波之上,一片连着一片,一叶压着一叶,亲亲密密地簇拥在一起,迎着高高的天,沐着爽爽的风,泛出一片碧碧的光。有的欲展还卷,犹如含羞的少女半遮着容颜;有的迎风招展,宛似临风的少年在不经意间挺直了腰杆……荷之碧色,似乎可掬一捧入怀携走,“久伫衣襟绿”的诗意也有了。


风起,无数荷叶摆动,瞧那秀雅曼妙的荷,仿佛是穿越诗经楚辞、唐风宋雨翩然而至的佳人仙子,邀苇共轻舞,约柳齐婉媚,美哉!


行水中栈道,信步荷丛深处。身畔密密匝匝全是荷花荷叶,被它们簇拥着前行,竟然生出一点仙风道骨的感觉哩。


看,那荷花的色彩真是美而丰富,有洁白无暇的,有白里透红的,有红中带绿的。那荷花的形状也是千姿百态,有的含苞欲放,又娇又嫩,仿佛开绽就在眼前;有的从荷叶下冒出来,一枝独秀,向人们展示自己的清雅魅力;有的羞怯地躲在圆盘下,时而现身,时而隐藏,犹如害羞的少女始终不肯迈出闺房半步;还有的则半开半合,半藏半露,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。已盛开的荷花,白的玉白,皎洁无暇,红的鲜红,盈盈欲滴,花瓣上细细的竖纹,好似仙子手中拨动的琵琶琴弦,每一次拨动都令人陶醉,令人痴迷。


睡莲,婉约亦风情。簇簇浮在水面的睡莲,不胜娇羞,用一种不谙世事的恬静,将圆圆的绿裙轻展开来,绰约风姿,实在动人。朵朵睡莲花,依着浮水的绿裙,鲜洁挺秀地开着,润泽灵动、流韵典雅,红的、紫的、白的,相映成趣。不禁让人想起一首描写睡莲的诗句:虽名睡莲无睡意,清风吹拂漫舞起。疑为西子重降世,幽深湖心浣纱衣。


莲荷稍稀处,可见鱼儿在水中快活游动,像灵性的文字,或似跳动的音符,在荷叶下抑或水草间,不时划出几道诗的涟漪,跃出几阕曲的清波,可谓是“新荇绿参差,鱼戏莲叶间”。亦不时有小水甲虫儿从水中钻将出来,在水面有节奏地蹦弹几下,做了文字间的逗号,或是音符的间隔号,把几阕美词雅律,标识得更加传情达意。


有荷相伴,时光简静几忘归。凭桥栏,轻俯首,眼中莲,心中意,只觉悠思无声无息泅上心头,触起一段段缠绕已久的情愫……真想住进一间草庐,当一个不闻世事的守荷人,在温婉的水间打捞曾被岁月漂洗的陈年旧事,寻觅那一段段失落在荷香深处的旧梦。尽管只是梦想,一颗心,却愿长驻此梦。


这个时节,成片的美人蕉,亦是一景。橙黄色的美人蕉鲜嫩娇羞,将脉脉的温情传递给每一个过往的人;红色的美人蕉艳光四射,临风招摇,探身碧水上如揽镜自赏,让人赏之遐思无限。


这块丰美的风水宝地,是水鸟们的天堂。白鹭、灰鹭、野鸭、水鸡、沙鸥……种类繁多的飞禽,随时可见。


夏日的下渚湖,时时上演着“百鸟歌剧”。“咕咕”“嘟嘟”“啁啁”“呖呖”……各种鸟鸣,来自苇丛中,树林间,天上,水面,湖滩……水鸟们自得其乐,逍遥畅鸣。长鸣短啾,忽扬忽平,高调低韵,各成曲段,却又和谐相应,美妙异常。


“白鹭洲”是白鹭云集之地。它们三五成群,或泊于水面,或栖息树梢。


上午,白鹭最为活跃。它们不时从树间飞掠而起,似白色的精灵跃上湖天之间。它们在湿地上空,时而悠缓舒展,时而激越疾速,远近高低,环飞绕舞。眼见几只白鹭划着优美的弧线,轻盈掠过水面,真担心它们洁白无瑕的羽翼会被碧波蘸得生绿了。


下午,高高的树枝头,许多白鹭亭亭地立着,它们默然无语,全身酣畅流利的线条与安详的神态让人感到了静穆与和雅,纵然你是万分鲁莽之人,恐怕也不忍心随意惊扰它们。



在下渚湖,还可观赏到素有“东方宝石”之称的朱鹮。这种珍稀的鸟,对环境的要求极为苛刻。能在此地看到朱鹮,足以证明下渚湖湿地生态环境之优良。


雪白的羽衣,粉红的脸颊,鲜红的羽冠,金光奕奕的眼睛,白里透红的双翼……朱鹮有着一种超凡脱俗的美。朱鹮盘旋飞绕时,翅下的粉红色灿若红霞,给人一种温暖与感动。它们欢悦的啼鸣,好像是在向世人骄傲地宣布下渚湖是它们的幸福家园。


很多时候,我于湖畔,慢行浅步,看那浮萍荡漾、莲影摇曳,赏那鱼虾潜水、水禽飞掠,一颗简单、纯粹的心陶醉着,徜徉着,尽情享受这番心怡时光。


夏日里,下渚湖的晨夕之景,韵味最为绵长。晨,宁逸清隽;夕,意境深远。


晨光熹微,湖面疏疏袅袅地游荡着薄雾,稍有朦胧,像轻纱遮盖的少女脸庞。湖中岛屿,在薄雾萦绕间,似若遨游的轻逸仙辇正涉水而过。


几艘竹蓬船由远而近欸乃而来,于雾间,似腾云驾雾,像凌虚驭气。头戴斗笠的船夫,停桨而立,迎着初露的天光,撒下渔网……眼前,分明就一幅浑然天成的下渚湖晨捕图嘛!


岸边垂柳,被晨鸟的啼鸣唤醒,并不怨恼,舒展腰身,以湖为镜,就着露水,开始梳理自己柔媚的“秀发”。


不觉间,湖面清朗了,好像少女洗去了惺忪睡眼,睁着清灵灵的眸子,清爽欢欣地迎来新的一天。


落日熔金时分,徜徉湖畔。


一道夕阳铺水中,半湖瑟瑟半湖红。在日与暮的交替中,夕霞洒铺水面,好似仙女舞动着轻薄飘袅的红绫绡,将湖面装点得格外艳丽。


湖中养鱼区,支支茅篙撑起的道道隔网,犹似“水上长城”。夕照透过密密网眼,斑驳成迷离碎影。湖风漾,隔网晃,光影变幻间,这些隔网又似电影幕布,在光线的明暗交替中,以蒙太奇的独特手法,让时空流转、今昔交错。观影人,浮想联翩着,穿行在时光隧道里,心,柔曼。


一片清幽草滩上,横斜几条赋闲的老渔船。船身黝黑,透着古意,在夕阳的映衬下,更显沧桑。它们一半的船身泊在水中,未远离湖水,所以岁月的侵蚀,未能完全掩盖这些老船曾凌波推浪的洒脱气质。在下渚湖的黄昏时光里,它们更像阅尽世事的老者,恬寂聚坐,凝睇绚丽晚霞,不紧不慢地,随口提说些卷进漫长时光里的逸闻趣事。


立于埠头,沐风远眺,望渔船归来。波光粼粼染胭脂,归船缓缓挂夕阳,此景如画,更如诗。同行友人用手机播放古筝曲《渔歌唱晚》,恰契这番意境,妙。


在夕阳的逆光中,满天都是展翅的剪影。鸟儿们有的三五成群,有的七八成行,亦有形单影只者,正飞归巢所。


夏尽秋至。秋风掠过,起伏的芦苇荡,把昔日的绿色世界悄悄隐藏。


苇秆的顶尖上,一穗一穗弧度优美的芦花,在秋阳下,素面朝天,临风举舞,白白的,软软的,蓬蓬的,似鹤羽,如拂尘,又像一支支饱蘸诗情的妙笔,飘逸又洒脱。


纵目远眺,见无数芦花团团簇簇铺展在湿地上,其静时如如白雪卧岗,动时如仙羽翩然,泛着柔洁的银光,与明净高爽的蓝天相映成趣,分外迷人,只叫观者痴醉。


风动苇摇,起伏的芦苇荡,簌簌有声,似呢喃,似低叹,好似在轻述一个个遥远而不可捉摸的传说;飞扬的芦花,轻盈如冬雪,风渐大,芦苇荡便挥洒出动人心魂的“芦花飞雪”。轻盈的芦花在空中舞动出优美曲线,带着秋色轻拂过人的脸颊、眉梢。


听之,观之,感之,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画面和声音更能让人真切领略到秋湖况味了。

顺着水中栈道,往芦苇荡的深处走,团簇层叠的芦花,伴人周遭,让人心生恍惚之感,仿若漫步云端。


伸手,轻触蓬软的芦花,哟,它们带着秋阳的体温,传递出一份细腻柔和的温暖。心,也跟着柔和温暖起来。原来,人心与芦苇的感应与沟通,这般简单与美好。


好一个下渚湖,季季有景,四时蕴情,美得不落窠臼,令人心醉,情醉,身醉,意夺神摇,不醉不归!


实习编辑:李黄祺

编辑:姚佳丽

责编:高玥飞


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南太湖号客户端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72-2062850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电话:0572-2062850| 举报邮箱:hzzxjbyx@163.com| 湖州市网络警察报警平台| 湖州在线违法和不良信息受理处置办法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100 浙新办许可证编号:0052 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20015174号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7217

版权所有 2003-2021 湖州市新闻传媒中心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59102000007号